如需咨询拜耳产品相关的问题, 您可以通过以下电话联系我们:


热线: 400-810-0360 (手机座机均可拨打)


我们会尽力解答您关于拜耳产品的相关咨询, 但我们无法对患者目前的病情提出具体诊疗建议。 如果您用药后出现不适, 请务必及时就医。


如需报告使用拜耳产品后出现的不适或产品质量问题,可与您的医生药师或本地药品监管部门进行联系,也可通过以下方式直接联系我们。


邮箱:pv.china@bayer.com


如您在使用拜耳动物保健兽药产品过程中遇到不良反应问题,可以通过如下方式联系我们:


邮箱:pv.bsah@bayer.com

如您有其他问题,也可以通过发送邮件至webmaster.china@bayer.com来联系我们。


关闭
2018-05-25
真实世界研究中两年随访发现,与华法令相比,拜瑞妥显著降低卒中和全身性栓塞风险32%,大出血风险没有显著差异。
真实世界研究显示拜瑞妥®显著降低非瓣膜性房颤体弱患者卒中和全身性栓塞风险

 

2018年5月25日:拜耳公司和研发合作伙伴杨森研发公司公布了一项新的真实世界研究结果,来自美国Truven MarketScan的保险索赔数据表明:与接受华法令治疗相比,接受拜瑞妥®(利伐沙班)治疗的非瓣膜性房颤体弱患者两年中卒中与全身性血栓栓塞风险降低32%,其中缺血性卒中风险降低31%。本研究还考察了阿哌沙班和达比加群的有效性和安全性,后两者在两年随访期内与华法令相比都未能显著降低卒中和全身性栓塞风险。研究结果已经在《美国心脏协会杂志》上发表[1]

 

体弱是一种常见的临床状态,老年患者常见,这类患者更难从心血管事件中恢复,预后更差[2],[3]。非瓣膜性房颤患者发生体弱的风险是没有非瓣膜性房颤患者的4倍2。非瓣膜性房颤是房颤的一种,全球大概有3350万非瓣膜性房颤患者[4],房颤会增加卒中风险5倍,卒中的15%-20%是由房颤引起的[5],[6]。尽管如此,研究表明体弱的非瓣膜性房颤患者更可能抗凝不足。[7],[8],[9]

 

“在临床实践当中,并没有一个广泛认可的好办法来管理体弱患者,因此有些患者根本没有接受治疗,处于卒中高风险状态。”美国Connecticut大学的Craig Coleman博士说:“本次公布的结果发现,长期应用利伐沙班可以在不增加大出血风险的情况下降低体弱患者卒中和全身性栓塞的风险,这为医生对这类患者使用耐受度好且有效的治疗方法提供了重要启示。”

 

从美国Truven MarketScan的保险理赔数据中找到使用拜瑞妥、阿哌沙班或达比加群治疗的非瓣膜性房颤体弱患者,按照1:1的比例匹配华法令使用者,随访两年或直至事件发生、保险失效或随访结束。主要有效性终点是卒中(缺血性或出血性)或全身性栓塞,主要安全性终点是大出血。

 

“拜瑞妥的有效性和安全性在很多类型的非瓣膜性房颤患者群中都得到确认。本研究的结果支持其在真实世界中对体弱患者的有效性,而这类患者往往更难足量抗凝。”拜耳医学总监Martin van Eickels说:“与临床试验数据互补,这类真实世界数据为不断发展进步的心血管疾病管理提供了丰富且多面的信息。”

 

两年的随访观察发现:与华法令相比,拜瑞妥能显著降低卒中或全身性栓塞风险32%(HR=0.68; 95% CI=0.49-0.95),其中降低缺血性卒中风险31%(HR=0.69; 95% CI=0.48-0.99)。另外,拜瑞妥组和华法令组大出血比例类似(HR=1.07; 95% CI=0.81-1.32)。

 

在本研究中,与华法令相比,阿哌沙班和达比加群都没有降低卒中或全身性血栓的风险(HR=0.78; 95% CI=0.46-1.35;和 HR=0.94; 95% CI=0.60-1.45),阿哌沙班(HR=0.72; 95% CI=0.49-1.06)和达比加群(HR=0.87; 95% CI=0.63-1.19)的大出血比例和华法令组类似。

 

关于研究

基于2011年11月到2016年12月的美国MarketScan数据库保险索赔数据,研究者确定19077名之前未使用过抗凝治疗、初次接受拜瑞妥、阿哌沙班、达比加群或华法令的患者,他们至少有连续12个月的保险保障,并且被诊断为体弱。通过约翰霍普金斯保险索赔基础体弱指标打分法则来判断体弱。该法则有21个指标,包括人口统计学、合并症,身体和认知功能等。

 

本回顾性研究一共纳入10754名患者,使用拜瑞妥的2635名、阿哌沙班1392名、达比加群1350名、华法令5377名,拜瑞妥、阿哌沙班和达比加群组使用者按照相应标准1:1匹配使用华法令的患者,使得各组基线差异最小。

 

除两年数据外,也跟踪了一年的患者结果。研究者发现在第一年,和华法令相比,拜瑞妥、阿哌沙班或达比加群在降低卒中和全身性栓塞方面均没有显著差异。与华法令相比,阿哌沙班和降低大出血风险相关,拜瑞妥和达比加群组的大出血比例和华法令组类似,但显著降低颅内出血比例。

 

真实世界数据可作为从随机试验中获得的数据的补充,为一项药物在日常医疗实践中的表现提供额外信息。但有其局限性,不能作为独立证据来确定治疗的有效性和/或安全性。

 

关于拜耳

拜耳作为一家跨国企业,其在生命科学领域的核心竞争力包括医药保健和农业。公司产品和服务致力于造福人民,提高人们的生活质量。同时,拜耳还通过科技创新、业务增长和高效的盈利模式来创造价值。拜耳集团致力于可持续发展,认可并接受其作为企业公民的社会责任和道德责任。2017财年,拜耳集团员工人数约99800人,销售额达350亿欧元。资本支出达24亿欧元,研发支出达45亿欧元。欲了解更多信息,请登陆 www.bayer.com 获取。

 

前瞻性声明
本新闻稿包括拜耳公司管理团队基于当前设想和预测所作的前瞻性声明。各种已知和未知风险、不确定性和其它因素均可能导致公司未来的实际运营结果、财务状况、发展或业绩与上述前瞻性表述中所作出的估计产生实质性差异。这些因素包括在拜耳官方网站www.bayer.com上的拜耳公开报告中讨论的那些因素。本公司不承担更新这些前瞻性声明或使其符合未来事件或发展的责任。

 

 

[1] Martinez BK, Sood NA, Bunz TJ, Coleman, CI. Effectiveness and safety of apixaban, dabigatran, and rivaroxaban versus warfarin in frail patients with nonvalvular atrial fibrillation. J Am Heart Assoc. 2018;7(2)

[2] Polidoro A, Stefanelli F, Ciacciarelli M, Pacelli A, Di Sanzo D, Alessandri C. Frailty in patients affected by atrial fibrillation. Archives of gerontology and geriatrics. 2013;57(3):325-7.

[3] Villacampa-Fernández P, Navarro-Pardo E, Tarín JJ, Cano A. Frailty and multimorbidity: two related yet different concepts. Maturitas. 2017;95:31-5.

[4] Chugh SS, Havmoeller R, Narayanan K, Singh D, Rienstra M, Benjamin EJ, Gillum RF, Kim YH, McAnulty JH, Zheng ZJ, Forouzanfar MH. Worldwide epidemiology of atrial fibrillation: a Global Burden of Disease 2010 Study. Circulation. 2013:CIRCULATIONAHA-113.

[5] American Heart Association. Prevention Strategies for Atrial Fibrillation. Retrieved from: http://www.heart.org/HEARTORG/Conditions/Arrhythmia/AboutArrhythmia/Prevention-Strategies-for-Atrial-Fibrillation-AFib-or-AF_UCM_423784_Article.jsp#.VvRBcuIrKUk

[6] Atrial Fibrillation Society. The AF Report Atrial Fibrillation: Preventing a Stroke Crisis. Available at http://www.preventaf-strokecrisis.org/files/files/The%20AF%20Report%2014%20April%202012.pdf. Accessed May 2018.

[7] Perera V, Bajorek BV, Matthews S, Hilmer SN. The impact of frailty on the utilisation of antithrombotic therapy in older patients with atrial fibrillation. Age Ageing 2009;38:156–162.

[8] Induruwa I, Evans NR, Aziz A, Reddy S, Khadjooi K, Romero-Ortuno R. Clinical frailty is independently associated with non-prescription of anticoagulants in older patients with atrial fibrillation. Geriatr Gerontol Int 2017;17:2178–2183.

[9] Lefebvre MC, St-Onge M, Glazer-Cavanagh M, Bell L, Kha Nguyen JN, Viet-Quoc Nguyen P, Tannenbaum C. The effect of bleeding risk and frailty status on anticoagulation patterns in octogenarians with atrial fibrillation: the FRAIL-AF study. Can J Cardiol 2016;32:169–176.

网站搜索
*搜索范围仅限本站产品及新闻版块内容
关注我们
最近更新时间:2018-06-22